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法律法规

 

一名法官关于巨鹿离婚案件的调研报告:36万人的十里桃花林

发布时间:2017-06-26 13:17:34


    三生三世,须臾几百年的爱恋,或许是天地混沌时就结下的缘。天上地下,一眼、万年……

每个人都都希望获得一生一世坚贞不渝的爱情,稳定幸福的婚姻。并且和谐社会已成为当前主导我国国家建设和人们生活的主旋律,而家庭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元素

一名法官关于巨鹿离婚案件的调研报告:36万人的十里桃花林

,家庭的和谐才能造就社会的和谐。然而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得各种思想与传统观念发生改变,家庭的和谐问题也已经上升为社会问题,曾经甜蜜生活、共同创造美好家庭的夫妻,今日也已曲终人散、剧终离场,对构建和谐社会产生不利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减少家庭纠纷,稳固婚姻家庭关系,是维护社会和谐的关键问题。本文就此问题以巨鹿县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内离婚诉讼案件为对象进行了简单调研。以图为巨鹿县36万父老乡亲婚姻幸福尽一份绵薄之力。

一、我国不断攀升的高离婚率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和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传统家庭观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从2002年开始,中国的离婚率就一路走高。2002年,中国离婚率仅有0.90‰,2003年达到1.05‰,到2010年突破2‰。当前数据显示,2015年粗离婚率为2.8‰。据我国民政部日前公布一组统计数据,2016年全国办理结婚登记约1300万对;办理离婚登记约400万对,离结婚率比达到30.7%。

二、离婚现象和问题的分析总结

1、在法院收结离婚案件中,以26~50岁人群较多,51岁以上人群其次,20~25岁刚刚结婚不久就起诉要求离婚的人群有呈上升趋势。另对各案件进行简要分析统计后发现,在20~40岁人群中,较多数当事双方在外地打工相识,之后多未婚先孕,遂回家草率结婚。婚前双方缺乏了解,感情基础差,婚后又因各种原因长期分居,天各一方,难以建立起稳固的婚姻感情,是造成此类人群中离婚率高,离婚诉讼案件高居不下的根本原因。而在40岁以上的人群中,当事双方结婚基本都在10年以上,因感情基础差而离婚的相对较少,此类人群中多因出现家庭暴力或第三者插足,从而引发双方感情危机,并危及到家庭的稳定,但并不是不可调和的纠纷。

2、对于离婚率较高的人群,其当事双方也并非感情完全破灭,多数是因双方各自的错误而使对方产生离婚情绪,多为意气用事。而对于感情基础差,婚后又长期分居的群体,也都是因为时间短,接触少而产生的离婚思想。

3、在离婚案中男方的过错日益增加,日益明显,且仍处于增加趋势。这主要源于我国大男人主义传统思想的根深蒂固与现代经济体制下男女地位平等的思想冲击造成的,使得在离婚中男方过错中处于主要部分,而多数男方却又往往受传统思想影响不愿低头认错,这就造成了调解的僵局,困局。对婚姻双方都造成极大的伤害和心理隔阂。同时,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女性强烈要求平等,甚至已演化为争取强势地位,这也是女性起诉离婚的一个很重要方面。

三、法院办理离婚诉讼的几点思考

婚姻家庭所承载的社会义务以及不断攀升的离婚率,提醒着我们法官在处理离婚诉讼应当格外谨慎,慎重处理。根据总结自己办理的离婚案件和查阅了一些离婚案卷,笔者将导致离婚的因素总结为以下四种类型:外力干预型、外遇型、经济困难型和生活琐事型。

不同因素导致的离婚诉讼,其当事人的心态、内心真实想法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我们法官在处理个案时,借助理性的思考力、洞察力、丰富的法律知识及办案经验,结合对当事人“心服与口服”的判断来掌握判决和调解的技巧,保持适度的谦抑,尽量引导当事人通过调解解决纠纷;对于当事人确实已经感情破裂,双方只是处于等待法院一纸“具文”的这种状态时,我们法官的选择应该是果敢而坚毅——当判则判,否则只是拖延时间。当事人过期后再次提起诉讼,实质上是对司法资源的一种浪费。下面谈谈笔者在办理离婚诉讼的几点思考:

(一)充分发挥调解的作用,将调解贯穿于离婚诉讼的整个过程。诉讼调解与我国的特定的文化背景相吻合,是通过说理与讲法相结合的方法,让当事人自觉自愿的接受调解结果,自觉履行调解协议。婚姻家庭的矛盾,只凭法院的一纸判决胜负往往难以衡平当事人双方的利益,尤其是已育有孩子的夫妻双方,他们的关系并不因离婚就不在继续。所以通过调解,疏通双方的纠结处,使双方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和接受法院的处理结果,从而真正做到案结事了。充分发挥调解的作用,我们法院及承办法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法院内设置专门调解机构,组织庭前调解。由专门调解机构进行调解,主审法官不参与庭前调解,避免法官因进行调解对案件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或对当事业人施加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庭前调解及案件审理的公平、公正。但庭前调解应当严控时间,从案件受理后20日内完成庭前调解,调解不成则应及时转入审理程序。

2、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根据当事人自愿要求,法庭可再组织调解。

3、调解主体多元化、调解方式灵活化。法官在组织调解过程中,可以邀请当事人所在地的基层组织工作人员或对当事人有影响力的人员(如当事人委托的代理人、亲信)等参与调解;可以深入基层到当事人家中进行调解,尽量用当地方言与当事人交谈,从而可以使当事人愿意接受调解意见。因为,根据接受信息的“近因效应”,人们通常更愿意相信和接受自己熟悉、与自己相关、利益相符的方面的信息。

4、在今后的离婚调解中是否可以增加心理学工作者,对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弥补心灵创伤,对当事双方的各种传统思想与现代思想进行有机的结合,相互调和,使思想的冲撞对纠纷的影响降到最低,从而帮助案件审理人员更合理,更高效的解决纠纷,化解矛盾,维护家庭的稳定,促进社会的和谐。

(二)能调则调、当判则判,避免久调不决。法官在审理离婚诉讼的案件过程中,应全盘审视、综合分析,对于不能通过调解结案的案件,则应果敢地作出判决。如上述导致离婚诉讼的第二种类型——外遇型,实为双方情感或某一方情感发生了转移,因外力产生质变而导致婚姻破裂,此时,若判决不予离婚,当事人之间的感情也难以恢复,再次起诉离婚的可能性较高,故对于此类型的离婚诉讼,应当判就判,否则不仅浪费司法资源,也使特定社会关系处于不稳定的态势;而对于第一、三、四种类型导致的离婚诉讼,则应尽量作调解工作,给双方当事人缓冲时间自行调和双方紧张的关系,而大量事实也证明,这三种类型经调解和好而撤诉的案件,当事人再次起诉的可能性也较低。

(三)避免因偏面追求高结案率,影响离婚诉讼案件处理的社会效果。离婚诉讼案件的高结案率,并不代表案件处理有良好的社会效果。如在韩国,法院在受理离婚诉讼案件后,一般都是要先搁置3个月时间再进行处理,3个月时间的冷处理,充分给了当事人冷静思考的机会。通过这3个月的时间的理性的思考、反思及审视各自的行为,双方往往能够自行调和及化解矛盾而撤诉,或此时再由法官再介入调解,双方的矛盾可能不再那么尖锐更容易得到化解,当事人也更能够接受法官的调解意见,更能够做到案结事了。

笔者以为,婚姻不仅是双方当事人的一个结合体,其更承载社会所赋予的责任与义务,婚姻家庭的稳定,是我这个社会大家庭和谐的前提。所以,我们法官在处理离婚诉讼过程中应谨慎、慎重处理,充分发挥法官在法律运作的微观层面上发挥正确的司法指引作用。法官的成长和成熟须要经验、学识、智慧的积累,是水到渠成式的渐进过程,更是一个不断学习和总结经验的过程。以上仅是个人在处理离婚诉讼案件中的几点思考,难免有欠周详处,作为一名一线审判人员,笔者将会通过办案实践,不断总结经验,并不断学习法学理论知识及其他学科知识,作好量的积累及储备,提升自身的综合素质,从而可以更好地来处理各类诉讼案件,以实现法律价值追求并充分发挥司法工作的正面社会效应。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